首页 | 人文历史 | 宗教地理 | 猎奇 | 儒家文化 | 本地掌故 | 齐鲁讲堂 | 地理百科
鲁网 > 文化频道 > 儒家文化 > 正文

孔子后裔众生相:忙忙忙!

2014-12-30 10:06 来源:南都周刊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孔子一直很忙。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孔子忙着周游列国,讲课授徒,传播儒学。今天,随着传统文化的强势逆袭,“孔子”又忙了。作为百姓儒学节活动策划组成员,孔为峰向市委书记提出在曲阜全市405个村,村村设立孔子学堂,配备一名儒学教师,开办“百姓儒学论坛”。

原曲阜市文物局局长、孔子研究院副院长孔祥林

原曲阜市文物局局长、孔子研究院副院长孔祥林

  “非常有意思。”回忆往事,孔子研究院的副院长、孔子第七十五代孙孔祥林坐在研究院的222号办公室,蹦出了第一句话,“我的第一份工作经历就是从承办‘批林批孔’展览到撤销展览的全过程。”

  1975年,“批林批孔”运动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孔祥林从学校毕业,被调到济宁筹备“批林批孔”的展览工作。按当时文件指示要求,这个展览一共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在孔庙大成殿展出;第二部分在圣迹殿展出,紧挨着圣迹图,主题叫做“孔子罪恶的一生”;第三部分在孔府展出,主题为“万恶圣人家”。

  即便在1976年粉碎“四人帮”,“文革”结束,这个批判孔子的展览还停留在孔庙和孔府的中央。直到1978年5月,中央通知1979年“三孔”要对海内外开放,曲阜文管会才开始着手进行拆除展览和维修古建筑。

  1979年“三孔”在“文革”后首次对外开放,当时准备得非常草率。“文革”中孔庙经受了严重破坏,大成殿所有的匾额、对联、塑像损毁殆尽,文管会就临时画了张孔子像,摆了些祭器,这样就对外开放了。“开放以后,反响不是很好,孔林的好多坟墓挖开了,口都在那儿敞着呢,没有封。但是就已经开放了,为什么呢?没有一个人表态到底怎么办。”孔祥林回忆。

  直到1982年10月,胡耀邦在前往济宁视察的时候,拍板修复孔庙事宜,随后国家拨款48.5万元,黄金48两,用于修缮工作,大成殿才开始竖孔子像,恢复原貌。

  批林批孔的时候,孔令君才十八九岁,他形容那正是“青春勃发,豪情万丈”的年纪,他好学,对知识的渴求像乞丐见了面包一样。但“批林批孔”时,突然感觉“孔子被批了,孔家人有点抬不起头来”,感觉到很“压抑”。

  比孔令君大一辈的孔祥林,还记得2011年孔子铜像被安放在天安门广场的国家博物馆前的时候,他在网上查资料偶然看到这则新闻,很高兴,“虽说是国家博物馆后门,至少对孔子是一个推进。”当即,他在这则新闻下方的评论区写了一首诗:“风云过眼自秦坑,头像怡然广场东。汹涌安宁仁义竖,笑看起落过山峰。”

  没料到100天以后孔子像又被搬走了。

  激愤之余,他写了第二首诗,“又经起落过山峰,几日怡然广场东。我不赖人人赖我,自清自浊笑春风。”

  现在,曲阜的一切事务似乎都在围绕孔子转。以城建为例,曲阜城市建设以孔府孔庙为中心向外扩散。为了与“三孔”古迹保持和谐,旧城内建设高度不能超越孔庙和奎文阁,高房和琉璃瓦类等现代都市建筑均被禁止。

  而孔府东边的黑瓦白墙,曾经是一连串的高楼,那里聚集了汽车服务公司、宾馆、招待所、俱乐部。后来在恢复“三孔”的过程中,也都全部拆除。

  上个月,孔庙热闹非凡,在曲阜市政府下发的文件里,要求每个单位组织员工,到孔庙朝圣祭孔,“让百姓祭孔、尊孔,体验儒家文化。”

  孔祥林的同僚、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用“孔子回归”来形容曲阜目前的国学热。

  “感觉传统文化的春天就要来了。”杨朝明说。


责任编辑:刘晓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