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历史 | 宗教地理 | 猎奇 | 儒家文化 | 本地掌故 | 齐鲁讲堂 | 地理百科
鲁网 > 文化频道 > 儒家文化 > 正文

孔子后裔众生相:忙忙忙!

2014-12-30 10:06 来源:南都周刊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孔子一直很忙。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孔子忙着周游列国,讲课授徒,传播儒学。今天,随着传统文化的强势逆袭,“孔子”又忙了。作为百姓儒学节活动策划组成员,孔为峰向市委书记提出在曲阜全市405个村,村村设立孔子学堂,配备一名儒学教师,开办“百姓儒学论坛”。

  “奉祀官”归来

  曲阜“香格里拉”大酒店大厅拐角,有两间办公室,在这里,曲阜儒学新院副院长孔红晏每天需要接待不同的来宾。几个月前,就在这间挂满了“至圣先师孔子行礼图”的办公室内,他接待了孔子第七十九代嫡孙、“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孔垂长。

  1949年,孔子第七十七代嫡长孙、袭封三十二代衍圣公的孔德成应国民党当局之请,迁往台湾。孔德成去世后,2009年,作为孔德成的嫡长孙,孔垂长被台湾当局任命为“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主持家祭和公祭。

  “我这儿也算是孔垂长驻曲阜的联络处。”孔红晏说,今年,孔垂长来大陆的次数可以用“频繁”来形容,“9月份在深圳,10月份到武汉,11月份到广西,计划12月去贵阳。”

2006年9月台湾,孔垂长和父亲孔德成及儿子合影

2006年9月台湾,孔垂长和父亲孔德成及儿子合影

  孔红晏正在曲阜筹办一所面向西方的儒学院,规划在“香格里拉”隔壁建一个3000平方米的现代化会所式儒学机构。“曲阜的国学院层次还停留在对小孩子启蒙教育的竞争上,其次就是作为一个旅游产品,一个旅游团到曲阜来旅游顺便听一堂国学课。”孔红晏还没有计划好儒学新院具体的教学项目,但方针已经定好了,“承东传西”,成为一个中西方的交流基地。

  儒学院邀请了孔垂长做顾问。在曲阜,和孔垂长能产生联系的国学院不多。今年5月,孔垂长以孔子第七十九代嫡孙、“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的身份出席了曲阜师范大学国学院揭牌仪式,并被聘为国学院名誉院长。

  2012年4月,孔垂长以“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身份,先率团至曲阜孔庙主持春祭大典,次日在孔林家祭。随后北上参加了北京大学召开的“儒学的复兴”两岸学者学术研讨会暨孔垂长先生欢迎会。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起源地,孔垂长选择北大意味深长。

  北大以高规格接待了孔垂长。当时的北大校长周其凤致辞说:“孔垂长先生作为孔子第七十九代嫡长孙,历代衍圣公正宗传人,是儒家文化在当代的重要象征之一,也因此承担了特殊的历史责任。”

  这次交流活动被视为孔垂长至大陆的一次试水之旅。“原来孔垂长的职位在大陆不允许介绍,但这次活动,汤一介先生说了,你是奉祀官,表明这个称谓不违反海峡两岸的核心利益。”孔红晏说。

  台湾有学者评价:“在台湾,最后一代至圣先师奉祀官,孔子嫡系,没有特别的礼遇,归于平淡。相对地,在大陆孔子后代的地位反倒受重视。”

  从冬天到春天

  64万人口的曲阜,孔氏人口多达13万人。据曲阜孔子后裔联谊会的记载,曲阜入谱的孔子后裔有9万,这个数字随着修谱工作的常态化进行,还在增加。

  大多数的孔子后代如今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岁数,这些1960年前后出生的孔子后裔,谈话间还会不自觉地提及“文革”时期的“批孔”浪潮。即便是同辈人,对那段历史的态度也显示出微妙地差异,有的义愤填膺,有的含混回避,还有的则保持着暧昧的态度。


责任编辑:刘晓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