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历史 | 宗教地理 | 猎奇 | 儒家文化 | 本地掌故 | 齐鲁讲堂 | 地理百科
鲁网 > 文化频道 > 儒家文化 > 正文

孔子后裔众生相:忙忙忙!

2014-12-30 10:06 来源:南都周刊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孔子一直很忙。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孔子忙着周游列国,讲课授徒,传播儒学。今天,随着传统文化的强势逆袭,“孔子”又忙了。作为百姓儒学节活动策划组成员,孔为峰向市委书记提出在曲阜全市405个村,村村设立孔子学堂,配备一名儒学教师,开办“百姓儒学论坛”。

  【编者按】孔子一直很忙。20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孔子忙着周游列国,讲课授徒,传播儒学。孔子逝世之后,“他”还是很忙,忙着被祭祀,被阐释,被引用,被历朝奉为治理国家、社会、家庭的法则。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孔子”还是很忙,忙着被新式知识分子批判,被红卫兵打倒,被臭骂,被批斗,被清算。从八十年代开始,“孔子”又以另一种形式忙起来,忙碌的身影悄然出现在民间的祭孔、读经、纪念活动中。今天,随着传统文化的强势逆袭,“孔子”又忙了。 

题图 孔子很忙

题图 孔子很忙/李哲

  记者/李纯 实习记者 陈曦 蒋昌昭 山东曲阜报道

  摄影/孙海 刘浚 曾年

  曲阜孔裔的春天

  64万人口的曲阜,孔氏人口多达13万人。现在曲阜的一切事务似乎都在围绕孔子转。许多小有名气的孔氏后裔都很忙碌,办学、讲课、演讲。

  村村有孔子学堂

  两千多年前,孔子站在河岸上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两千多年后,他的子孙们正抓住时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布道着这位先祖的遗训。

  在距离曲阜城东南30公里,孔子的出生地——尼山夫子洞村。周六的下午,孔为峰被热情高昂的义工拉到村委会,给村民们上课。这是身为孔子第76代孙的孔为峰第一次到先祖的出生地。

  这也是他计划外的一堂课。从去年开始,这位曲阜实验小学教师每周末都义务前往泗水县,给县底下的村民讲儒学。上午讲完课以后,接待他的义工希望他再给临近的夫子洞村讲一堂课。他盛情难却。

  “有没有设备可以放PPT?”他问。

  “没有设备,而且地儿特别小。”

  夫子洞村的讲学条件比其他村的简陋许多。村支书在信访办公室门前挂了一块牌子——“夫子洞乡村儒学讲堂”,就成了教室,对面则是村里的计划生育办公室。

  上课前,村干部主持仪式,喊:“起立,拜!”被召集而来的30多名前来听课的村民齐刷刷地起立,对着白墙上的孔子像行鞠躬礼。“兴”,起身。按照《尼山乡村儒学讲堂仪规》,鞠躬应到近九十度,中间稍停顿,礼敬需四次。“礼成”。话落,才可轻声落座。

  “孔子是哪村人?是咱村人。两千五百年前,他是我们的老祖宗,全世界都在学习他,咱村的人更应该学习了解。他说的话是千真万确,比毛主席说的还有道理哩。他说的话传了两千五百多年了,大家说应该学吗?”村干部停了停。

  这些大多是留守村庄的妇孺,应允道:“学!”

  “咱们作为孔子的同乡人,更应该学,好好学。下面请孔老师、孔夫子的后代传人,给咱讲讲。”

  孔为峰上台,全体村民再起立,向其行二拜礼。这让孔为峰很感动,大部分乡村并不太在意上课前的繁文缛节。比如上午他所教课的那个乡村,连张孔夫子画像都没有。

孔为峰

曲阜实验小学教师、乡村儒学老师孔为峰

  当然,这个名为“乡村儒学建设实验”的活动,并不是村民自发的。由尼山脚下的“尼山圣源书院”组织发起,已经持续了一年多。这和孔为峰也有一定的渊源。

  今年8月,曲阜市政府策划了“百姓儒学节”活动。作为百姓儒学节活动策划组成员,孔为峰向市委书记提出在曲阜全市405个村,村村设立孔子学堂,配备一名儒学教师,开办“百姓儒学论坛”。这个建议最终出现在市政府下发的红头文件里。

  孔为峰说,“百姓儒学节”吸引了超过10万群众参加。他把曲阜电视台的报道视频存在电脑里,兴致勃勃地放给记者看。

  “说实话,我们都为孔子这个事业哭过,也笑过,就像恋爱一样。”这场“恋爱”就像一场漫长的马拉松,现在似乎只是跑过了半场。

  “当时谁敢提孔子啊?”

  2002年,已经将四书烂熟于心,《论语》倒背如流的孔为峰,满怀改革教育制度的热情,前往上海一家私立教育集团。

  那是充满挫折的半年。他尝试把《论语》作为单独的一门课加入课程,但领导接受不了。叫板之后,孔为峰离开上海,回到曲阜。

  与现在蓬勃发展的读经班不同,那时候公开提出开设读经课是一项充满风险的举措,“还是太早了,到处都有反对孔子的声音,”孔为峰事后总结,“当时谁敢提孔子啊?”

  回到曲阜以后,他一边在曲阜当地的公立学校当语文老师,一边利用周末的时间办了一间“曲阜公益国学馆”,每周给超过200人进行国学启蒙教育,教孩子读经。教室设在孔子文化园内,由于是古式的建筑,年久失修,冬天即便关上窗户,墙壁四面透风。唯一的好处是房租便宜,省去了开课成本。2009年,孔子文化园被企业承包进行投资改建,房租涨到一年40万元,国学馆遂停办。

  几年的教育实验下来,孔为峰明白一件事:“孤军奋战”很难,教育实验还得借助政府的力量。“儒学不能不依托政府,我们可以借政府,政府也可以借儒学。”他找教育局合作推广儒学。教育局发通知给家长,要求参加“家长课堂”活动,每周一次,讲如何教育孩子。实际上,还是讲四书五经上的东西。

  “你提儒学,家长可能觉得和自己关系不大,我们说家教家长就愿意来了。”这是策略问题,孔为峰说,“没必要标题党对吧。”


责任编辑:刘晓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