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历史 | 宗教地理 | 猎奇 | 儒家文化 | 本地掌故 | 齐鲁讲堂 | 地理百科
鲁网 > 文化频道 > 儒家文化 > 正文

汉学与当代中国研究

2010-12-09 13:00 来源:北京周报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不久前,法国著名汉学家程艾蓝(Anne Cheng)女士在上海举行的一次讲座上介绍说,当前在法国,汉学研究越来越专业化,研究的领域也越来越细化;法国的汉学家群体不仅人数众多,而且成果斐然。

  程艾蓝是法国大学科学院高级院士,于2008年当选法兰西公学院中国思想史教授。她于1955年出生在法国巴黎,父母都是中国人。她接受了完整的法国教育,深受欧洲古典人文思想的影响。三十余年来,她先后在法国国家科研中心 (CNRS)和法国东方语言学院(INALCO)从事中国思想史的教研工作,主要研究方向是儒学、新儒学和当代哲学问题。

  程艾蓝的讲座详细介绍了汉学这一古老学科在法国和全世界的发展历程。她说,法国是第一个将汉学研究变成完整意义上的学科的欧洲国家,这是法国的骄傲。

  “国王的数学家”

  在法国,对中国的研究始于17世纪,当时法王路易十四向中国派出一批耶稣会传教士,并授予他们“国王的数学家”的委任书。这些传教士都是知识渊博的学者。为了能够在东方的儒学大国成功地传播基督教,法国“科学传教团”采用了和利玛窦相同的策略:将欧洲的自然科学引入中国。但与之前的来华传教士相比,法国“科学传教团”的特点在于对中国的典章制度、历史、语言和科技进行了更加系统的研究。这些传教士之间往来的信函后来在欧洲发表,引起了欧洲对中国的极大兴趣。

  年,雷慕沙(Jean-Pierre Abel-Rémusat,1788—1832)在法兰西皇家学院(法兰西公学院的前身)创设“汉语和鞑靼—满语语言与文学 ”讲座,汉学研究第一次在欧洲的大学讲堂占有一席之地,成为一个学科。1822年亚洲学会在法国成立,同时又创刊发行了《亚洲学报》(Journal Asiatique)。《亚洲学报》是法国汉学家们发布其研究成果的重要刊物,直到今天依然出版发行。“在这方面法国远远超过了欧洲的其它国家。德国是直到一个世纪后,也就是 20世纪初,才在大学里开设该国第一个汉学教席”,她自豪地说。

  作为法国经院式汉学研究的开山鼻祖,雷慕沙对古代中国的哲学理论、汉语语言、中国古代文学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尤其是中国古代小说领域,成就更为突出。1826年,黑格尔来到巴黎索邦大学讲授哲学史,曾与雷慕沙会面,后来他还聆听了雷氏在法兰西皇家学院的演讲。黑格尔对孔子评价很低,他曾说孔子不懂思辨哲学。因此,“为了保持孔子的名声,假使《论语》从来不曾有过翻译,那倒是更好的事”。雷慕沙告诉他,在中国除了儒家之外,还有佛家和道家。雷慕沙对老子的翻译和阐释,直接影响了黑格尔对老子和道家的认识。在雷慕沙那里,黑格尔认识到了一个跟耶稣会传教士所展示给他的具有不同内涵的道家:这是一个跟形而上学及思辨有关的道家。黑格尔虽然对中国哲学采取轻视态度,但是对老子的《道德经》却给予了较高的评价。 依据雷慕沙的注释,黑格尔将老子的“ 道” 解释为“ 理性” ,与古希腊哲学的理性主义和欧洲哲学的理性主义具有一致性。

  世纪上半叶,法国汉学不仅继续拥有世界汉学的中心地位,而且显示出耀眼的学术光辉。在这个时期,法国世界级的汉学家是沙畹(Edouard Chavannes)的弟子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马伯乐(Henri Maspeero,1883—1945)和葛兰言(Marcel Granet,1884—1940)。这三位学者被尊为“巴黎的三位一体”。伯希和因敦煌盗宝行径给中国人留下了非常痛苦的回忆,他对汉学的贡献在于对敦煌手写经卷的解读;马伯乐生前对中国的道教进行了全面的研究,由于他是犹太人的后裔,于 1945年惨死于德国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葛兰言则运用法国著名社会学家迪尔凯姆和马塞尔·莫斯所倡的社会学分析法进行汉学研究。


责任编辑:崔云飞
12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