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历史 | 宗教地理 | 猎奇 | 儒家文化 | 本地掌故 | 齐鲁讲堂 | 地理百科
鲁网 > 文化频道 > 读书 > 正文

《宿命》作者回应“二张”风波 称想出去躲一躲

2015-03-03 14:37 来源:扬子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一本《宿命:孤独张艺谋》,使得张艺谋和张伟平的陈年往事炸翻了中国影坛,周晓枫这位自称“纯文学圈儿”的“第三者”也被推向了“娱乐圈儿”的浪尖。

  近日,一本《宿命:孤独张艺谋》,使得张艺谋和张伟平的陈年往事炸翻了中国影坛,周晓枫这位自称“纯文学圈儿”的“第三者”也被推向了“娱乐圈儿”的浪尖。昨天,周晓枫通过出版方回应了“二张”风波,称写这本书并非是针对张伟平,“如果《宿命》就是挑衅之书,那它没什么价值。请注意,书名是《宿命》,不是《宿敌》。娱乐新闻热炒的‘十宗罪’,把我的形象搞成替主子叫阵的狗腿子,非我初衷。”

  有几个虫眼儿,他就不是苹果?

  “我写的是张艺谋的性格和命运,张伟平和其他人物一样,只是刻画张艺谋所需要的素材。”对于近期娱乐新闻热炒的“十宗罪”,周晓枫认为,拧巴了她写书的初衷,“把我的形象搞成替主子叫阵的狗腿子。”她强调,自己在书里对张艺谋也不客气,对张艺谋和张伟平都有批评,也都留了分寸。尽量不涉及隐私,尽量考虑彼此的尊严和面子。“《宿命》并非某些媒体说的是一本复仇之书,我既无兴趣、也无体能去从事摔跤运动。”

  在张艺谋身边工作多年,周晓枫说她从来不认为张艺谋像蜡制水果那么光可鉴人、完美无缺,“他的毛病、弱点和缺陷都很明显,但我也不认为,身上有几个虫子眼儿他就不是苹果了。”

  问到“张巩分手”的导火线是否是张伟平?周晓枫认为,张伟平虽然是起到非常重要的影响作用,但那只是外在的影响,把所有的不是都归罪于张伟平,不公道。况且张艺谋不是未成年人,他应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一系列的问题,是张艺谋性格里的必然。“而且,不能一辈子咳嗽,都赖小时候呛过一口奶。”

  《宿命》里写到,二张分手之后,茶还没凉,张艺谋接着又栽跟头。“张艺谋现在也没接受教训,保不齐什么时候又得陷入麻烦。性格导致,这是他的宿命。”周晓枫这么认为。

  因为怕未来受到影视的名利诱惑渐离写作,周晓枫曾立下个人戒律:“我要作为自己存在,保持独立性和个人判断,不做张艺谋的附庸;兴趣、能力和志向都在散文,我将尽量保持对文学的忠诚,我所写下的字,应该始终与内心有关,不看谁的眼锋和脸色行事。”周晓枫说她不想靠张艺谋的名字狐假虎威、招摇撞骗。

  不相信口舌之争,张艺谋委曲求全

  张艺谋身上融合如此剧烈的矛盾对周晓枫来说,他的形象既可敬,又可恨。无锡滨江区计生局向张艺谋夫妇寄发社会抚养费征收书:被罚7487854元,限30日内一次性缴纳。消息一出,自然又成巷议。翻看网上种种跟帖,周晓枫感到五味杂陈。那些温暖的安慰,凶猛的谩骂最终击穿了她的自保防线,也给了她勇气。

  “我知道自己有一天或许会打破沉默。”就在张艺谋缴纳了巨额罚金的那一天,周晓枫动心要写作这本书,“写出我目睹却令他人难以置信的真相。”

  在周晓枫眼里,张艺谋是个不相信口舌之争、文字之辩能够带来所谓“公正”的人。他说,不要幻想依靠嘴皮子和笔杆子,就能澄清事实、明辨黑白——唯法律能代表象征性的对错,而舆论,永远是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微弱的个体混响在一起,最后成为一团什么也听不清楚的喧嚣噪声。他认定自己没有盖棺论定的那天,非议将伴随他的死后。对此,周晓枫认为这并非张艺谋的心结,在某种程度上,张艺谋不是那种分庭抗礼的斗士,也不期待谁为他仗义执言。“长久以来,他一直委曲求全。结果呢?委屈,求不来那个全。”

  想出去躲避一段时间,求得平静

  《宿命》被报道后,张伟平立即做出反应,声明要法庭上见。周晓枫说她原来猜测张伟平会用泼脏水的方法,甚至拿男女之事大做文章,先把事情搅浑,把张艺谋名声搞臭,这样又陷入“狗咬狗”的局面,对张艺谋的打击算是“为民除害”。“没想到‘新画面’选择了对簿公堂。法律诉讼便于社会监督,公开且公正,非常好。这回没有‘下三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抱歉。”周晓枫说她已经准备好了物证和人证,“随时听候法庭的传唤。”

  为张艺谋这么冒风险,值吗?面对朋友的疑问,周晓枫称,“不用说,肯定不值。”她说自己本性善良懦弱,惧怕冲突。甚至一边写,一边还在犹豫,要不然避实击虚,糊弄糊弄,向出版方交差了事。但她希望自己的写作能够“修辞立其诚”,结果,像个生性鲁莽的人不会说客气话了,写成这样。

  “为什么,我不过讲几句实话,就要冒这么大风险?说假话,倒不需要勇气,我想不通这里面奇怪的逻辑。坦率地说,我不能预测后果,不知道埋伏在短暂或漫长道路的那端是什么,是否从此难以摆脱追剿的阴影。”

  为了维护生活和内心的平静,周晓枫表示她确实想出去躲避一段时间。“虽说‘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躲到十四,也是美好的。” 扬子晚报记者 蔡震


责任编辑:刘东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