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历史 | 宗教地理 | 猎奇 | 儒家文化 | 本地掌故 | 齐鲁讲堂 | 地理百科
鲁网 > 文化频道 > 读书 > 正文

《三体》登全美百佳图书榜 作者:西方读者更好懂

2015-02-13 14:50 来源:北京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系列第一部《三体问题》的英文版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热议和好评。销量在全球已经超过2万册……

  新闻事件

  《三体》登全美百佳图书榜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系列第一部《三体问题》的英文版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热议和好评。销量在全球已经超过2万册,一度在亚马逊的“亚洲图书首日销量排行榜”上排名第一,并登上“2014年度全美百佳图书榜”。在美国最权威的亚马逊图书排行榜的幻想类文学中,《三体问题》曾经冲到第30名,虽然这并不是一个显眼的名次,但对于华语文学翻译到国外的作品来说,还是头一回。曾获得二十八次雨果奖提名并获奖五次的著名科幻小说作家Mike Resnick看过后不吝溢美之词:“《三体》担当得起任何赞誉,它是一部超乎寻常的小说。”

  记者昨天对《三体》作者刘慈欣进行了专访,刘慈欣表示自己和出版商都没有料到这本书会如此畅销,“我们此前预计三本一共能销售2万册就很不错了,现在第一本已经卖了2万多。”不过刘慈欣很快又冷静而谦虚地表示,这个成绩虽然在国内文学“走出去”的书中是佼佼者,但“跟真正欧美畅销的幻想类小说的销量还是没法比。”对于刘宇昆的翻译,看过英文版的刘慈欣也是大加赞赏:“把原作翻译得很到位,很流畅。”称其保留了小说的原意,而欧美的读者对这本书的翻译也都很称赞。

  据新华社报道,自2014年11月中旬面向全球读者发售后,《三体问题》的英文版在不到3个月里引起了西方社会、特别是科幻界的较大关注,一些评论人士认为,这一中国当代长篇科幻的代表作被美国科幻出版界接受,本身就是一个“大事件”。《三体问题》出版前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出版商周刊》等进行了一系列报道。《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三体问题》不但引人入胜,而且充满奇想,并结合了一些人曾不得不面对的人类体验。

  刘慈欣被不少读者和科幻作家亲切地称为“大刘”,当然更多的科幻迷们是带着几乎崇敬的心情将刘慈欣称为“中国科幻教父”。英文版出版后刘慈欣收到不少欧美当代科幻作家的反馈,“几乎都是正面的评价”,这让他很开心,“科幻小说表达的东西是全世界都可以共同交流的。”刘慈欣丝毫不担心西方读者会有阅读障碍,“而且科幻小说相对于其他类型的文学来说很好翻译,尽管有很多专业的名词,但这些词都是科技名词,本来就是从英语来的。不像比如莫言的作品,有些文字是纯粹本土化的东西,很难用英文表达。”

  延伸阅读

  电影改编权被抢购

  除了翻译的成功,刘慈欣认为西方读者能够接受这部作品还因为科幻小说的世界性。“《三体》就是一部比较标准的科幻小说,不是一本很有中国特色的书,它所描述的问题是全人类所要面对的危机,特别是第二本和第三本。其中的主角虽然是中国人,但并不是作为一个民族来呈现的,而是把中国人作为人类的一部分来描写的。” 《三体问题》只是《三体》系列小说的第一部,严格意义上只交代了故事背景,就已经受到西方如此多的认可。

  《三体》系列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背景下,一个秘密的军事工程向太空发射讯息以和外星人建立联系。一个挣扎在毁灭边缘的外星文明接收到了讯息并预谋入侵地球。同时,在地球上,产生了两种派别,一个派别计划着迎接更高级文明来帮助他们掌控这个已经堕落的世界,另一个派别则主张抵抗外星人入侵。这些争端产生了这部精彩的科幻小说,包含着巨大的视野和无边的想象力。

  刘慈欣透露,其实三本书目前已经全部翻译完毕,但是出版社出于种种考虑,希望每年推出一本。“我当然希望三本能够一起出版,但是出版社还是希望分别出版,可能在今年7月,《三体》的第二部才会推出。”刘慈欣说,在英文版出版反响热烈后,这本书的西语、法语、德语、日语等多个语种都将陆续出版,“这些语种的读者数量本身就很少,所以我也没有抱希望能够卖出去多少,就当是作为一个开始,自己的小说可以慢慢被世界各国的读者接受。”

  与此同时,《三体》的小说被游族影业收购版权,改编成同名电影,由张番番执导,刘慈欣将担纲影片监制。2014年10月17日,认证为“科幻小说《三体》作者刘慈欣独家授权同名电影”的微博账号“三体电影”发布消息称,《三体》电影将于2014年开拍,出品方是“游族影业”。更多来自官方的消息称电影《三体》将由“好莱坞特效团队+国内一线明星合力打造”,“将为大家呈献一部制作精良、高度还原的史诗级国产科幻大作”。“演员还没有正式确定”,并且否认了一年多前所传葛优、尼古拉斯·凯奇将出演的消息。

  幕后揭秘

  科幻作家翻译科幻作家

  2012年11月7日,中国科幻作家领军人物刘慈欣的科幻作品《三体》三部曲译者签约仪式在北京举行,这标志着中国科幻开始进军英文世界。“尽管我已经翻译了20多篇短篇中文小说,这次是我头一次翻译长篇小说,因而我面临着完全不同的巨大挑战。”在翻译后写的一篇翻译感悟中,刘宇昆这样说。美籍华人刘宇昆是刘慈欣《三体》第一部和第三部的译者,也是一位在欧美小有名气的华人科幻作家。在欧美国家,雨果奖和星云奖分别有科幻文学界的诺贝尔与奥斯卡之称,而刘宇昆是继姜峰楠之后的第二位华裔世界科幻最高双奖的获得者。

  “翻译这本书需要搜集许多背景资料,好比我自己在写一本书。”刘宇昆称,挑战之一就是他“必须深入了解小说中谈论的各种主题,才能理解其中的细微差别并精确采用相关英文语句来进行翻译。”刘宇昆认为,基于科学思索以及扎根于中国古今历史的人性故事,《三体》饱含着宏大的命题,必须进行许多调查,包括阅读纯数学与天体物理学方面的论文,搜集有关文化大革命和中文经典中的历史细节,还要采访科学家来弥补书本研究的不足。

  为了保证译作的完整度,刘宇昆不仅仅要在语言方面做到神似。在翻译这样一本规模宏大、叙事复杂的小说时,翻译者的工作不仅仅是用一种新的语言重新创作,还得充当事实的检验者和编辑。刘宇昆敏感地注意到,中文读者对于叙事传统和科学细节有着不同的期待,所以他会努力在保持原作风味与吸引新读者之间保持平衡。

  而原作者刘慈欣最满意的就是刘宇昆对其小说从故事到语言的忠实保留。“最可贵的一点是,刘宇昆本身也是位科幻小说作家,但是他翻译我的小说完全没有他自己的语言风格,特别像我的语言风格。”刘慈欣概括自己的语言特色就是“特别平实”,不注重文字的华丽,“一切的表达都是为了把故事表达清楚,尽量使语言透明,能够让读者忽略我语言的存在而直接看到我想阐释的东西,这是我努力想要做到的一点。”

  人物专访

  西方读者反而更好懂

  记者:您认识刘宇昆吗?您认为他的翻译如何?

  刘慈欣:第一部和第三部翻译完的英文小说我都看过,这两部都是刘宇昆翻译的,第二部是找另外一位翻译的,我还没有看到。我认识刘宇昆,但他不是我指定的,他是美国最近知名度上升很快的科幻作家。我们有过很多交流,在他翻译的过程中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刘宇昆本身英文很好,对中国的情况也很了解,他对东西方文化都很了解。

  记者:《三体》的第一部其实是这个小说的背景铺垫,其中有很多关于中国社会历史的描述,您会不会担心国外读者看不懂,会将这部分弱化吗?

  刘慈欣:恰恰相反,我反而是强化了。我当时出版中文小说的时候,为了顺利出版,将很多社会问题的描写移到了小说的中央,做了很大的改动,而我的原稿中其实它们是在一开头就用了不小的篇幅交代的,国内的英文出版代理也说想把这部分弱化,但我和刘宇昆都坚持把它们放到最前面。除了这个,其他的内容都是百分之百照着原文翻译的,没有一点儿的改动。其实西方读者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没有那么陌生,包括图书电影他们都看过很多,所以我一点儿都不担心他们看不懂。

  记者:《三体》在国内出版后最多的一种批评是认为这个故事太悲观、太消极,甚至某些地方达到了阴暗和残酷,你认为西方读者会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慈欣:我承认《三体》写到第二部的时候有一种很残酷、很沉重的色彩在里面。科幻文学是一种可能性的文学,其实不是传统中人们想象的那样去预测未来,不是那样的。科幻小说是负责把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排列出来,什么样的可能性都有,而《三体》所排列出来的可能性恰恰是最糟糕的一种。其实在西方现代科幻文学中,对于未来的描述基调就是黑暗的,他们对于科技对人类社会所产生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倾向于反面的描写,而不是正面的称赞。这可能和西方反科学主义的思潮有一定的关系。

  记者:所以西方读者反而会更加接受这个故事?

  刘慈欣:我认为,西方读者对于科幻小说中的黑暗比东方读者反而会更加适应,甚至可能会更加感兴趣。《三体》所描写的是最糟糕的宇宙,不等于我真的认为宇宙就是这样,可能我下一篇小说会把宇宙中最美好的一面写出来。这种科幻小说的性质中国读者真的是不太明白的,往往中国的读者认为作者写出这样一部科幻小说真的就是黑暗的。到目前为止,我看了大量西方读者的评论,还没有发现一条指责故事的描写过于黑暗的。

  记者:现在电影进行到什么阶段了?

  刘慈欣:现在是剧本策划阶段。目前参与剧本创作的编剧已经有60多个人了,很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编剧创作团队。

  记者:《三体》这样一部史诗级的科幻小说如果拍成电影,不少读者担心中国的科幻电影技术还不足以实现这个故事,你对此怎么看?

  刘慈欣:这部电影我本人也有参与,实际上是六部电影,两部电影拍一本书的量。对于电影,拍比不拍强。国内的电影市场将来肯定会变化,变好变坏很难说。现在是很好的时候,将来拍不一定比现在的时机更好。无论是欧洲还是日本,现在也在做科幻片,有多少进步呢?真正一统天下的科幻电影还是好莱坞。中国的科幻电影无论是制作还是市场是否会越来越成熟,谁也不知道。

  记者:中国的观众对科幻电影还是期待的。

  刘慈欣:《星际穿越》这部电影其实在美国的反响是很平淡的,而在我国它不但反响好,还超过了7亿票房。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的观众见的比较少,里面那些奇观、设想对于美国观众来说并不新奇,但对中国观众来说很新奇。这对三体来说是一个很有利的因素,如果你往后推五年、十年,国内观众什么都见过了,拍摄难度就更大了。这是我们早点儿拍摄这部电影的原因,这对于一部科幻电影来说是相当重要的。科幻是个创意的事物,这个创意一旦被使用了,哪怕你下一次展现得更好,对于观众来说也难以引起震撼。

  记者:会和国外的制作公司合作吗?

  刘慈欣:现在拍科幻片,我们也并非从零起步,美国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科幻片制作经验,同时有大量的资源,比如特效特技的资源,只要有钱你直接就能用。有可能和国外合作,但具体运作还没有最后确定。陈梦溪

  《三体》

  《三体》三部曲是刘慈欣撰写的史诗级巨作,是一部典型的硬科幻作品。讲述地球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对人类历史、物理学、天文学、社会学、哲学、宗教都有涉及,从科幻的角度对人性进行了深入探讨。《三体》系列小说备受读者与媒体的赞誉,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高度。

  刘慈欣

  中国当代科幻小说家,被誉为中国科幻文学的领军人物。1963年出生在北京,在山西阳泉长大,1985年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现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水利工程系,其后一直在山西娘子关电厂任计算机工程师。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这位理工男开始进行科幻小说的创作,从发表短篇获奖开始,最终写出科幻长篇《三体》。因为《三体》系列的畅销,他在2013年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


责任编辑:罗燕
分享到: